金沙娱城手机app

2018年《决策参考》
商洛城乡居民收入研究分析报告

 

金沙娱城手机app

 

    近年来,商洛市着眼追赶超越目标和“五个扎实”要求,坚持以富民强市为导向,以扶持创业带动就业为基础,以提高中低收入群体收入水平为重点,坚持多渠道、多途径、多领域拓展增收空间,实现了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满意度不断提升。

    一、城乡居民收入现状分析

    客观分析我市城乡居民收入现状,有三个显著特点:

    1.收入水平总体偏低,但收入增速稳步提高。

    2015-2017年,商洛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达到8.8%、8.3%、8.6%,分别高于全省0.4、0.7、0.3个百分点,分别高于全国0.6、0.5、2.1个百分点,在全省的位次分别为第1位、第1位、第2位,增速领跑全省。

    2015-2017年,商洛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达9.9%、8.5%、9.3%,比全省分别高0.4、0.4、0.1个百分点,比全国分别高1、0.3、2个百分点,居全省第1位、第2位,第2位,增长呈逐年趋缓态势。

    表1:商洛、全省、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增速、位次比较

地区

2015

2016

2017

城镇

农村

城镇

农村

城镇

农村

增速(%)

位次

增速(%)

位次

增速(%)

位次

增速(%)

位次

增速(%)

位次

增速(%)

位次

商洛

8.8

-

9.9

-

8.3

-

8.5

-

8.6

-

9.3

-

全省

8.4

1

9.5

1

7.6

1

8.1

2

8.3

2

9.2

2

全国

8.2

-

8.9

-

7.8

-

8.2

-

6.5

-

7.3

-

    2015-2017年,商洛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6896元增加到27647元,增加751元。同期,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7009元增加到30810元,增加3801元;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31195元增加到36396元,增加5201元。2015-2017年,商洛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7732元增加到9132元,增加1400元。同期,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7961元增加到10265元,增加2304元;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1422元增加到13432元,增加2010元。数据表明,商洛城乡居民收入绝对值低于全省、全国平均水平。

    表2:商洛市2015-2017年城乡居民收入与全省、全国比较

指标名称

单位

2015

2016

2017

全市

全省

全国

全市

全省

全国

全市

全省

全国

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

26896

27009

31195

25468

28440

33616

27647

30810

36396

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

7732

7961

11422

8358

9396

12363

9132

10265

13432

    2.追赶超越压力加大,但城乡差距继续缩小。

与追赶对象安康市相比,2015年和2016年,商洛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连续两年高于安康0.1个百分点,2017年低于安康0.2个百分点。商洛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2015年高出安康0.1个百分点,2016年和2017年持续低于安康0.1个百分点。

    与超越对象恩施州相比,2015-2017年,商洛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分别低 0.9、1.7、1.3个百分点。2015年-2017年,商洛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分别低0.9 、1、0.6个百分点。

    表3:商洛市2015-2017年居民收入与安康、恩施州比较

 

 

2015

2016

2017

指标名称

单位

商洛

安康

恩施

商洛

安康

恩施

商洛

安康

恩施

城镇居民可

支配收入

26896

27191

22198

25468

25962

24410

27647

28158

26766

增速

%

8.8

8.7

9.7

8.3

8.2

10.0

8.3

8.5

9.6

农村居民可

支配收入

7732

8196

7969

8358

8590

8728

9132

9394

9588

增速

%

9.9

9.8

10.8

8.5

8.6

9.5

9.3

9.4

9.9

    2015-2017年,商洛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分别高出19164元、17110元、18515元。从增长速度看,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出1.1、0.2、0.7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比例为3.48:1、3.05:1、3.03:1。3年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

    表4:2015-2017商洛市市区居民与农村居民收入状况

年份

城镇居民人均

可支配收入(元)

农村居民

可支配收入(元)

收入比(%)

2015

26896

7732

3.48

2016

25468

8358

3.05

2017

27647

9132

3.03

    3.收入稳定性较差,但收入结构逐步优化

    统计数据表明:2015-2017年,商洛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虽变化不大,但收入构成中工资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2015-2017年,商洛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四项收入比重变化呈“两升两降”,其中:工资性收入比重逐年上升,经营净收入比重略有上升,转移净收入和财产净收入比重逐年下降。

    2015-2017年,商洛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四项收入比重变化呈“一升一降两平”,其中:工资性收入比重略有上升,经营净收入比重略有下降,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比重和2015年一致,比2016年略有下降。

    表5:商洛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情况表(单位:元、%)

指标名称

2017年

构成%

2016年

构成%

2015年

构成%

可支配收入

27647

100.0

25468

100.0

23509

100.0

工资性收入

18785

67.9

17140

67.3

15620

66.4

经营净收入

3514

12.7

3189

12.5

2965

12.6

财产净收入

1590

5.8

1518

6.0

1544

6.6

转移净收入

3758

13.6

3621

14.2

3379

14.4

    表6:商洛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情况表(单位:元、%)

指标名称

2017年

构成%

2016年

构成%

2015年

构成%

可支配收入

9132

100.0

8358

100.0

7706

100.0

工资性收入

5169

56.6

4632

55.4

4345

56.4

经营净收入

2119

23.2

1952

23.4

1804

23.4

财产净收入

93

1.0

88

1.1

77

1.0

转移净收入

1751

19.2

1686

20.2

1480

19.2

    二、城乡居民增收形势分析

数据表明,商洛市城乡居民收入增速之高,是基于基数之低实现的,还存在水平总体偏低、差距相对明显、增长难度较大等突出问题。

   (一)城乡居民增收的有利因素

    1.项目建设牵动收入增长。我市把重大项目建设作为推动发展、改善民生的具体抓手,“一体两翼”中心城市建设、高速公路建设、特色小镇和美丽乡村建设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如火如荼,为城乡群众提供了更多就业增收机会。与此同时,民生领域建设成为各级财政投资的重中之重,迅速崛起的战略性产业和新兴服务业态,将促使发展成果直接体现于城乡居民收入增加份额。

    2.政策增资拉动收入增长。2017年,商洛调整后的全日制最低工资标准为1480元/月,较2015年标准增加220元,增长17.4%;2016年度商洛市单位考核奖金标准提高,优秀格次由8000元提升至10000元,2017年内市级单位年终考核奖金发放完毕,增长25%。2015年和2016年为全市3.47万人、3.59万企业退休人员上调养老金,人均增加187.23元、154元。

    3.全域旅游带动收入增长。商洛创建成为全省首家“旅游服务标准化示范城市”,跻身“中国旅游百强市”。2017年,全市累计接待游客4780.15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260.52亿元,分别增长28.0%和30.4%。在三次产业融合发展带动下,稳定就业促进收入增长。2017年,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47.3万人,创经济收入71亿元。

    4.惠民政策助推收入增长。2017年新农合大病报销394.24万人,124085.37万元,较同期提高5.3个百分点。大病保险报销13850人,7220.56万元。2017年,补贴土地面积267.4万亩,补贴面积增长11.9%;下达农业支持保护补贴13637.4万元,补贴金额同比增长11.39%。2016年全市城乡低保标准,分别提高到440元/人月、3015元/人月,比2015年分别提高了15元/人月、515元/人月。社会养老保险实现全覆盖,2017年领取养老金总人数达到32.3万人3.48亿元。

    5.产业扶贫推动收入增长。商洛把产业扶贫作为脱贫攻坚的根本之策,积极推行“三变”改革,加快“三权”置换,广大群众尤其是贫困群众通过加入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将政府提供的产业扶持资金进行入股分红,流转土地取得稳定收益,通过县级产权交易中心,流转土地4912亩,成交金额208.6万元,就近务工获取工资收入,户均每年增收5000元以上。

   (二)城乡居民增收的不利因素

    1.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增收速度放缓。经济发展新常态背景下,经济增长速度趋缓,下行压力加大,受诸多因素影响,我市经济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更为明显,而居民增收的速度必然随之放缓。2017年全市GDP增速9.5%,较2015年下降1.7个百分点,地方财政增速低位回落,居民增收速度同步减缓。2017年商洛城乡居民收入增速8.6%、9.3%,与2015年相比下降了0.17和0.16个百分点。

   2.政策增资效应递减,增收空间极小。2006年工资制度改革后,公职人员津补贴标准有了较大幅度增长,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表现出短期内快速增长趋势。加上近年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退休金标准等相继调高,城镇居民收入增长的主要动力集中在工资性收入与转移性收入。2016年养老金上调幅度由过去的10%下降到6.5%,下降3.5个百分点,城镇居民收入随之走低。但随着经济形势发展的新变化,最低工资标准提升速度将不断减缓,单靠增资政策难以保证居民收入实现长期持续增长。

   3.创业就业水平低下,增收保障乏力。城镇居民除了收入相对稳定的职工阶层,还存在大量的失业、无业或间歇性就业人员,他们多以务短工为主,收入很不稳定。在全民创业大潮之下,通过创业带动就业的只是极少数,大多数城镇无业人员因为没有技能、家庭拖累、病痛残疾等原因,稳定收入只有低保一项,务工收入极少。同时,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主要集中于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收益风险较高。2016年受股票、基金和房地产市场剧烈波动的影响,财产净收入呈下降趋势。

   4.农业经营层次较低,增收动力不足。全市农业生产主要以家庭为单位的农户分散经营为主,集约经营较少,规模效益不高,整体市场竞争力偏弱。农业产业化技术力量薄弱,多以粗放经营为主。农产品质量不高,优质产品占比不大,初级产品较多,精深加工产品较少,农产品附加值较低。同时,与极少数新型职业农民相比,绝大多数农民群众难以从土地中获取丰厚回报,即没有扩大有效需求,也难以实现有效供给,“种地不如务工”,聊胜于无、近似于无的现象的现象十分普遍。同时,随着国家放开二孩生育政策全面实施,2016-2017年出现新的人口出生高峰,城乡家庭人口增加,老龄化伴随低龄化同时出现,人均收入相应被摊薄。

   5.务工技能相对欠缺,劳务工资较低。农村居民收入半数以上以务工为主,由于文化程度不高、技能水平偏低,无法满足企业对高层次劳动力的需求,绝大多数务工农民从事的是建筑等以体力劳动为主的行业,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收入水平低,他们难以在城镇安心务工,更难以真正融入城镇。在农村人口涌向城镇的过程中,商洛户籍人口城镇化率逐年提高,同时出现了大批低收入人群。从统计数据看,在农村居民收入没有明显提高的情况下,反而拉低了城镇居民收入。

    三、持续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的几点建议

按照商洛市加快追赶超越综合实施方案要求,到2021年,全市城乡居民收入年均分别增长11%、12%,总量达到4.3万元和1.5万元,实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快于经济增速,居民收入结构不断优化,与全省平均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力争城居民收入总量位次前移目标。

   1.抓住有利因素,补齐增收短板。乡村振兴战略、关中城市群发展规划、深度贫困地区扶贫政策,以及我市出台提高城乡居民收入的实施意见等重大政策,都为增加城乡居民收入提供了政策利好。随着政策红利逐步释放,可望初步解决转移就业不足、就业空间狭小、低收入人群过多、产业基础薄弱等诸多影响城乡居民增收的系列难题。

   2.发展实体经济,筑牢增收基础。一是继续提升营商环境,加大招商引资,实施项目带动、城镇带动战略,吸引更多有实力的企业来商投资,不断扩大经济总量。二是加快三次产业融合发展,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精准脱贫、特色农业、现代工业、全域旅游、新型城镇化“五大攻坚战”,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加快推进工业经济转型升级,大力发展生态旅游、文化产业、康养、物流、保险等现代服务业,通过扶持创业带动和扩大就业,促使城乡居民获得更多工资性收入。

   3.推进创业就业,提高工资收入。一是深入推进创业型城市建设,积极扶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使创新真正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二是加强职业培训和公共就业服务体系建设,在企业和求职者之间搭建桥梁,积极提供就业服务。三是加强劳动技能培训,根据社会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职业技术培训,使劳动者掌握一定的劳动技能,提高劳动者素质。四是组织开展劳务输出,进一步加强宁商扶贫协作和经济合作,向南京等大中城市有组织地开展劳务输出。

   4.深化综合改革,拓宽收入渠道。一是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扶持发展投资、理财服务机构,引导城乡居民以财生财,实现存款保值向投资发展转变。二是深化农村“三变”改革,加速土地流转,发展合作经济,扩大规模经营,壮大村集体经济,补齐农业产业化经营过程中的漏洞和短板。三是深化产权制度改革,建设农村产权交易平台,盘活各类生产要素,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

   5.落实普惠政策,完善保障服务。一是尽快落实公职人员津补贴政策规定,建立健全企业工资收入正常增长和支付保障,让经济发展成果公平惠及城乡群众。二是全面落实各项惠农政策,尤其是有效解决市县配套资金难以足额到位的问题,确保各项补贴资金及时足额发放到位。三是同步落实中省政策规定,稳步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水平,完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合理增长机制,确保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四是完善医疗、教育、住房救助制度,减轻低收入群体的生活负担。

   6.完善分配制度,缩小贫富差距。重视和关注低收入群体收入和消费上存在的巨大差距,不断扩大中等收入者的比重,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逐步缩小不同收入群体间的收入差距,实现共同富裕。一是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保障劳动者收入随着劳动生产率增长和企业效益增长而相应增加。二是加强劳动监察工作,督促企业严格执行工资指导线制度、最低工资标准等各项保障政策。三是加强对垄断行业工资总额和工资水平的双重调控,严格规范国有企业和金融机构等高管人员薪酬管理。四是适当提高机关事业单位津补贴和绩效工资标准,逐步缩小我市与其他市区的差距。

    注:据统计局提供城乡居民收入为城乡一体调查数据与2015年前调查数据口径有调整。

 

  课题组组长:张祖成

  课题组成员:王  英   刘奕江